15选5 500期走势|15选5近200期走势图
行業動態

“真鵝”“假鵝”,現場竟然無法辨別?

發表時間:2019-01-18 11:03:16 作者: 來源:鈦媒體 瀏覽:

 沸沸揚揚的網易考拉加拿大鵝事件有了最新進展,只不過結果有點出乎吃瓜群眾意料。

  根據加拿大鵝官方指引,網易考拉來到了東莞的售后維修點進行實物鑒別,陪同的還有浙江省杭州市東方公證處的工作人員和一眾媒體。

  但在官方授意下,金巴倫服裝有限公司拒絕現場實物鑒別,也無法在當日給出鑒別結果。最終,加拿大鵝官方告知需要把衣服寄回加拿大鵝總部鑒別。

  至此,加拿大鵝真假門事件再度陷入僵局。

  可能有讀者還不清楚來龍去脈,科技唆麻簡單說一下:有位顧客于去年12月18日,在網易考拉買了一件加拿大鵝的衣服,但收到貨的時候,發現衣服有多處線頭,懷疑是假貨。根據官網引導,她給加拿大鵝發了鑒別郵件(請注意是郵件),最終得到“假貨”的回復。

  然后顧客就炸了。

  接到投訴之后,網易考拉馬上提出解決方案。比如來杭州查看鏈路、在未鑒別真假前就同意了消費者提出的退一賠三方案,以盡快拿到衣服進行實物鑒別。最后,網易考拉在公證處的公證下,再次通過拍照郵件的方式進行鑒別。

  最終結果出人意料:“based on the photos you sent, it appears this jacket is authentic”:這件外套是真的。

  前假后真,即便加拿大鵝有第三次鑒別結果,其“打臉式鑒別”也已坐實。加拿大鵝對商品真假的反復,對求證人員的拒之門外,不知是想甩鍋,還是對中國市場的不專業不嚴謹?

  為什么說郵件鑒別不靠譜

  最關鍵的地方在于,沒有鑒別真偽的動機。

  現在,馬上要說到重點了,渠道的競爭問題。

  跨境電商根本優勢便在于價格實惠。加拿大鵝內地首店去年底在三里屯太古里開業,官方售價便遠高于本國,一度引起熱議。以事件主人公購買的Lorette派克大衣為例,網易考拉售價是略高于本國的5799元,但官方渠道售價則高達8600元。

  “非官方渠道認定為假”在業內并不是什么新鮮事。無論是本土品牌,還是國際大牌,在渠道管控方面都是寧可置少數消費者利益不顧。加拿大鵝的鑒別為假、筆記本廠商鵝拒絕售后都是常見手法。說白了,同樣的產品,不同的價格,受益的是消費者,吃虧的是經銷商,僅此而已。

  換言之,都知道五千的是正品了,誰還買八千的。

  總之,在“鑒別真偽”這回事上,國內消費者一直處于一個被動局面。

  背后的根源問題,其實在于我國四十年來經濟迅速騰飛,人們對于高檔商品消費需求暴漲,而對應的市場監管制度卻稍慢一步,這才給了造假者可乘之機。

  不少質疑還集中在“繞那么大彎子讓官方鑒別,網易考拉不如直接公開進貨憑證”,這涉及的又是另一個層面的競爭了,也就是不同渠道之間的利益,這里的水太深了,我們簡單總結一下就是,國行蘋果店沒義務鑒別日本水貨的蘋果手機真偽,那么你就能說日本水貨的蘋果機是假的嗎?

  跨境電商的這幾年

  跨境電商一直算不上嚴格意義上的好生意。幾年來,監管層面摸索前進,不少扛不住的、底子不干凈的已經先一步出局。直到去年11月底,跨境電商新政落實,平臺算是緩了一口氣。

  新政落地,對長期海購的剁手族是絕對利好。賣“塑料人”的網易考拉ACG站的小姐姐第一時間跑出來劃了重點:能買單筆5000以上的大件兒了;外加剁手額度提升六千。

  目前的國內的跨境電商平臺分為兩種形式:海外直郵和保稅倉模式。簡單粗暴地理解為,C2C模式和B2C模式。

  海外直郵的本質是將大量的民間代購收編到平臺,冠以“買手”的頭銜,在平臺發布商品信息。消費者看中某款商品后,再由“買手”在國外購買并通過快遞直發國內,整個過程中第三方管控力度極為有限。

  保稅倉則是將商品預先從海外集中采購,并同意運輸到國內保稅區倉庫,商品售出時再執行關稅清繳。到岸以后,售出之前,平臺完全無法接觸商品,全程托管給海關并完成相關檢驗。國內國外的假貨都進不去。

  對比起來,兩者似乎各有優劣。前者足夠開放,“買手”大多精通各自品類,善于把握市場風向,SKU往往更加豐富;后者嚴格管控,往往是單一商品大量采購,在發貨速度、價格。退換貨上更有優勢。

  但站在消費者角度,違法成本更高的保稅倉模式顯然更有前景。以平臺而言,海外直郵模式的確能在平臺建立前期快速充實SKU。但就算出現售假,“斷腕”成本也極低,無非喪失一個買手外加賠償而已;而保稅倉模式一旦售假,則意味著平臺將面臨海關部門的重錘,甚至失去保稅倉資質。

  那為什么“他們都說直郵更靠譜”?

  兩種模式一對比,其實很好理解為何民間風向一直有踩保稅倉的傳統。這和莆田的假鞋販子說官方旗艦店真假混賣其實是一個道理。

  無論是各類海淘貼吧、論壇和聊天群,聚集了大量的民間代購。保稅倉模式興起,他們是最直接的“受害者”,所以造謠保稅倉的種種所謂貓膩就成了傳統。

  代購直郵對比自營+海關監管,公信力孰高孰低一目了然。

  政策層面對保稅倉模式的相對利好,跨境電商行業也極有可能實現如國內電商一樣,B2C模式對C2C模式的全面壓制。

  最后

  整個過程中,網易考拉的確有苦說不出。一方面是加拿大鵝在真偽鑒別上的不作為,另一方面也源自消費者對海淘自營模式的信任并未完全建立。但嚴格來說,解決問題的態度和方式說得上無可指摘。

  網易考拉“杠精”般地花出數倍成本只為自證清白,其實也從側面反映了跨境電商行業的競爭之激烈。在前幾輪的政策變化中,第一批操作不規范的平臺已經倒下。新政實施之后,高單價產品的全面放開,意味著圍繞著真偽問題展開的紛爭,將成為跨境電商平臺新一輪考驗。

  “真假大鵝”只是一個開始,背后其實是國外品牌試圖將渠道全部攥在手中攫取暴利的野心。表面上,平臺最吃虧,但長此以往無疑是為跨境電商行業戴上了緊箍咒,最終落得買賣雙輸的局面。

領導與支持單位:四川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版權所有:四川省服裝(服飾)行業協會 合作單位:四川大學輕紡與食品學院

地址:成都市金牛區金仙橋路18號 四川省絲綢科學研究院科研4樓2410室

電話:028-87686079 028-87686039 傳真:028-87686079 郵編:610031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法律顧問:四川銀證律師事務所 總顧問:臺軟國際有限公司

蜀ICP備08000062號 技術支持:華企資訊

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



15选5 500期走势 秒速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三d组选奖金是多少 下载牛牛游戏 竞彩足球2串1怎么买稳 足球 pk106码滚雪球图片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体彩打印机 排三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怎样化通比